广告区域

钢铁行业遭遇五年来最难一年,今冬大宗商品还“冬储”吗?

简介:   来源:中钢网   “冬储”是每年年底的焦点话题之一,也是四季度大宗商品交易逻辑中的一个重要因素。   “冬储”是一些大宗商品贸易商或消费主体在临近农历年末之时的主动存货行为,逢低买入,等到来年消

  来源:中钢网

  “冬储”是每年年底的焦点话题之一,也是四季度大宗商品交易逻辑中的一个重要因素。

钢铁行业遭遇五年来最难一年,今冬大宗商品还“冬储”吗?

  “冬储”是一些大宗商品贸易商或消费主体在临近农历年末之时的主动存货行为,逢低买入,等到来年消费旺季价格上涨后再卖出,或是提前备货存储以防止来年价格上涨的情况。

  正所谓“秋收冬藏”,大宗商品市场,“冬藏”就变成了“冬储”。

  近期,随着气温骤降以及大气污染风险的提升,多地钢厂平控以及冬季限产的趋势日益明显,钢铁供需逐渐走向双弱格局。随着冬季的到来,究竟要不要“冬储”的讨论度则是再度升温。

钢铁行业遭遇五年来最难一年,今冬大宗商品还“冬储”吗?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我国从北至南多地即将进入钢铁冬储期,但从10月底开始钢材价格经历一轮较大幅度反弹,一方面令不少钢贸商和终端用户放缓了冬储的计划,部分地区市场淡季情绪渐浓,另一方面钢价上涨帮助钢企四季度盈利能力回升。

  遭遇五年来最难一年

  “产能过剩加剧,国内需求不足,出口大幅增长,原料价格坚挺,成材均价下移,行业利润微薄。”11月25日,兰格集团总裁刘陶然在“第十九届中国钢铁产业链市场峰会暨兰格钢铁网2023年会”上,用这样一句话概括了2023年钢铁行业的发展境况。

  在上述会议上,多位钢铁企业人士表示,2023年钢铁行业遭遇了近五年来最严重的挑战:钢材市场价格明显下跌,钢铁企业的利润大幅度萎缩,钢铁流通企业的经营亦是难上加难。

  天津友发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广友在会上表示,2023年钢材消费量下行、产量下行,钢材价格剧烈动荡,多重因素叠加下,钢铁行业效益大幅下滑。他认为,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结构调整窗口期,受此影响钢铁行业需求已经由增量市场转为存量市场,且市场边际效应在收缩,在此情况下,过去的粗放经营已经不再适合行业发展。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重点统计钢铁企业营业收入4.66万亿元,同比下降1.74%,利润总额621亿元,同比下降34.11%,平均利润率仅为1.33%,在41个工业大类中排名靠后,处于较低水平。

  会上,中国金属材料流通协会联席会长李刚也介绍到,“目前整个钢铁产业链特别是钢铁企业亏损严重。据统计,目前加工企业包括生产端长流程、短流程有两千家钢铁加工企业,亏损面达到70%以上,规模以上的企业500家,亏损面达80%;钢铁企业上市公司有38家,1-9月份真正实现盈利的企业只有8家。”

  部分地区冬储情绪减弱

  进入冬季,由于天气原因,我国南北地区钢材市场供需差异明显。

  北方地区具有冬储传统,但由于近期钢价涨幅较大,部分钢贸商观望情绪较高。唐山唐轩钢贸负责人郑晓春表示,“目前钢价偏高,做冬储的还不多,如果价格回落一两百元,市场可能会有人开始(冬储)。”

  另有业内人士表示,由于过去两年部分贸易商冬储受伤,近几年市场冬储情绪相较前几年偏弱,在价格不合适的时候,贸易商可能不会冬储。

  杭州热联集团期权服务部总经理管大宇说道:“我们在分析了2022年国庆的数据后发现了一个规律,即春节前如果企业手中都有货,那节前价格会下跌一波;如果企业手中没货,价格可能会上涨。”

  中信期货研究所黑色建材组资深研究员、黑色建材组负责人余典同样认为“货”是重点。“每年钢铁行业都会出现冬储的现象,那么重点就是在于货权掌握在谁手中。如果下游的货不充足,行业就会出现供需错配,明年开年会有所上涨。如果下游也开始冬储,那么开年3月份行业就会出现低价出货的现象,到时钢价可能会下跌。”余典表示。

  “整体来看,今年钢铁贸易商的积极性相比较2022年高一些。11月底至12月初这个阶段距离行业真正开始冬储还有一段时间,企业可以在这个时候从盘面上去做一个反超,或者建立一个虚拟库存,等到明年1月份真正冬储的时候,再将整个货转移到现货上来。”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银行与金融专业硕士、国联期货研究员沈祺苇给出了一个冬储方式。

  此外,沈祺苇提示,今年钢厂的能动性较强,但是也要注意,冬储不要过于做多。“此前,东北或者山西的钢厂,在过于做多之后,整个春季的资金压力非常大,也出现了抛售的情况,导致市场在整个春季或者说二季度可能会出现一个较为强烈的负反馈,今年同样需要高度警惕这一点。”沈祺苇说。

  鑫鼎盛期货黑色首席研究员粟茸琳则说:“钢厂去推行冬储策略的底层逻辑为了能够转移库存累积的风险,提前促进资金周转,而贸易商究竟要不要参与冬储则是要根据年度预期与工程价格去判断。”

  粟茸琳认为,节后的预期偏向乐观,宏观政策的作用还会不断释放,但预计钢材的成本价格应该会高于2022年。

  “对于贸易商而言,其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主动冬储和被动冬储的问题。以当前钢材的价格来看,贸易商的重点还是在整个冬储期间与钢厂维持合作关系,进行保价。但螺纹钢期货如果真如想象那样降到3700甚至以下的点位,贸易商会选择主动冬储。但从现在的市场行情来看,到这个点位的可能性比较小。”中铁建设集团物资公司副总经理陈阳桥如此表示。

  北京中联盛恒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金属材料流动行业副会长王林总结表示,冬储是每年绕不开的话题,其关系到当年的市场稳定,又影响第二年的市场状况,要理性对待,可以选择组合拳的方式来规避一些风险。

  中财期货表示,随着气温骤降及大气污染风险的提升,钢厂平控及冬季限产的趋势日显,供需逐渐走向双弱格局。库存去化本周降速,除了表观消费的季节性走弱外,高价带来的恐高心理也起到了较强的作用。尤其在近期铁矿石监管的介入后,市场期待炉料回调能稍微抑制钢价上涨,以获得较好的冬储入场机会。目前看来,基差及月差也走出了一定的负反馈,市场开始质疑“强预期”格局。总的来说,市场对冬储仍存有一定疑虑,目前仍未有大量买盘。

  地区供需格局冷热不均

  钢材“冬储”是每年12月至来年1月的市场关注重点之一,其逻辑是,北方到冬季后气温骤降无法施工,需求停滞,但钢厂正常生产,为了缓解自身现金流压力会对贸易商推出“冬储”政策,这种钢厂将厂内库存转移给贸易商的行为就是“冬储”。“冬储”的节奏在相当程度上影响节前累库和去库幅度。

  据了解,钢材一般从12月下旬开始“冬储”,结束时间大多集中在来年2月到3月底,东北部分钢厂延期至5月。

  目前冬储情绪的减弱造成北方地区淡旺季更加明显。首钢股份旗下某钢厂管理人员表示,“我们每年冬天都有三个月的淡季。12月份、1月份、2月份这个阶段呢,我们的策略一方面会降低产量,另一方面会生产一部分非建筑用钢。”

  东北地区市场需求情况较华北地区更弱,凌钢股份某业务经理表示,“今年钢厂整体的情况是近五六年来最艰难的一年。”他解释道,今年东北地区产量2100万吨左右,但本地需求不足1000万吨。50%以上的产量需要付出较高运输成本到华北、华东地区,造成东北地区钢厂竞争压力较大,部分钢企开始向外地调节产能。

  地处西北地区的八一钢铁一位销售管理人士则称,“新疆冬夏季节性差异最明显,冬季需求基本没有。计划大概从12月份也进行检修。”

  从北向南进入华中地区,钢材市场情况相对较好,安阳钢铁旗下某钢厂管理人士表示,今年1-10月份,公司大部分月份经营情况较好,但虽供需矛盾不大,在成本影响下利润空间仍较低。

  华东地区今年冬季或有部分钢企受限于平控降低部分产能,江苏斌鑫钢铁营销部刘经理表示,由于地区平控,当地至少有三家钢企,在12月份停产、限产,因此预期市场供需或较为乐观。

  而作为传统冬季北材南下的主要输入区,华南地区钢铁市场环境开始出现变化。阳春新钢铁营销部书记周榆淞认为:“今年南北价差会逐步缩小,量也会较往年大幅度下降。可能甚至随着广东省本地产量的逐步上升,由原来的供小于需变成供大于求。”

  总结今年冬储市场整体情况,业内人士认为,今年钢贸行业经历大幅下跌行情后,前期很多库存较高的贸易商大幅亏损,目前纷纷主动降低库存,现货市场信心很弱,“冬储”心态很谨慎。他认为短期钢市“冬储”意愿差,现货需求不振、价格滞涨,而期货价格由于最近宏观利好冲高,导致基差缩窄。“中长期看,若明年春季需求回暖超预期,而贸易商库存不足,或出现抢货补涨的行情。”

  明年行业或有所回暖

  2024年钢铁行业能否扭转亏损局面,这与钢价能否回暖以及钢企生产成本能否降低息息相关。

  对于2024年钢铁价格趋势,粟茸琳表示,“明年市场将会是一个强预期的持续,现货供过于求的格局也比较明显,整体格局相比较今年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

  在粟茸琳看来,房地产行业的用钢需求持看空态度,用钢规模降幅大概会在5%左右。而基建方面的用钢需求有明显的前倾,整体呈现前高后低的格局,但增速不会太高,在5%左右。

  建龙集团营销部部长罗立新则较为乐观,他表示:“对于明年市场个人比较乐观,宏观环境也是在变暖的过程中,钢材的需求和供应的结构其实都在发生变化。建材的产能直接转到了热卷和中厚板。”

  罗立新同时表示,明年原材料对钢材价格影响依然很大。一方面表现在铁矿石价格比较坚挺,同时焦煤供需仍将偏紧,原材料价格或顶着钢厂在利润的边缘徘徊。

  湘潭钢铁集团副总经理杜江也对市场表现出同样的谨慎乐观,他表示明年市场需求或不如前几年旺盛,但受成本支撑明年钢价或处于平稳震荡状态。

  有钢企认为明年上半年市场表现或强于下半年,镔鑫钢铁刘经理认为,由于华东地区需求结构向好,明年前四个月对市场将保持乐观态度。

  凌源钢铁集团采购营销中心副总经理周国峰表示,“因各项政策落地需要一定时间,预计钢铁行业明年下半年会好于上半年。其次,从明年价格波动来看,因投机属性降低,期货引领作用在降低,价格大波动不太可能出现。

  但多数钢企在乐观预期中仍透出相当的谨慎。天津友发钢管集团高级顾问韩卫东表示,今冬明春钢价还将延续上有顶下有底的震荡走势,难以出现大幅波动的行情,从市场需求来看,今年机电、机械、汽车三个行业为钢铁行业带来了三四千万吨的增量,但明年预测,这三个行业只有几百万吨的增量,出口的增量继续高位增加也有较大困难,同时上半年房地产需求复苏的可能不高,结合世界钢协对中国的明年的钢的需求是零增长。

  数据显示,2023年全国钢铁各品种平均价格与2022年相比下降了10%,原材料表现差异化较大,铁矿价格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但焦炭价格与去年相比下降20%左右,废钢价格和钢材平均的下跌幅度基本持平,约为9%。

  业内人士认为,2024年国内外钢材供需为基本平衡的状态,因此,价格方面,预计2024年与2023年基本持平,将结束连续两年以来的价格大幅下降的局面。

钢铁行业遭遇五年来最难一年,今冬大宗商品还“冬储”吗?

  中钢网2023供应商大会

钢铁行业遭遇五年来最难一年,今冬大宗商品还“冬储”吗?

  为感恩回馈各位供应商对中钢网的关心和支持,同时为了双方更好的深入了解增进合作,中钢网将定于2023年12月9日(星期六)在郑州易元深航国际酒店举办《合力致远 聚势成峰--中钢网2023年供应商大会》,会议将围绕中钢网未来发展规划、供应商深度合作模式、供应商政策及年度合作框架等方面进行分享和落地,并针对行业低毛利下如何协作共赢实现业绩倍增的路径进行探讨。此外,会议还将对过去一年的合作进行总结,并为优秀合作企业颁发年度供应商奖项,以表彰并感谢供应商做出的杰出贡献。

  声明:中钢网综合财联社(记者 张良德),经济观察报(记者 陈姗),华夏时报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中钢网”只提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中钢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广告区域